blog » Read » 中国人如何改变坏脾气

中国人如何改变坏脾气

在《中国青年报》上读到一篇文章,说印度人的脾气格外好,比如两辆车在马路上发生剐蹭,两个司机既不会为此争执不休,更不会大打出手,而是大大咧咧地各自走开。作者感叹说,相形之下,中国人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坏了。(见《中国人的脾气为什么越来越坏》,载《中国青年报》2010年1月6日。)

说中国人脾气坏,既是相较印度人的好脾气而言——其实不光是印度,看看欧美的一些发达国家,那些金发碧眼的洋人也大多是好脾气,也是相较“传统中国人身上那种温良恭俭让的君子风范”而言。作者认为,“百余年来不断的所谓文化革命,直到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破除一切的‘文化大革命’,索性将传统文化的命根子彻底割掉……最后伤及元气,毁弃人伦,动摇根本”,中国人也就逐渐变成了今天的坏脾气。

对于“中国人的脾气为何越来越坏”的问题,除了与外国人相比,与传统中国人相比,还应当具体考察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状况。不知你是否注意到,那些脾气很坏,动不动就破口大骂乃至大打出手的人,往往是十分敏感而脆弱之人。他们对他人缺乏信任感,对周围环境缺乏安全感,总是担心自己可能受到侵犯、侮辱或剥夺,或者怀疑自己已经受到了侵犯、侮辱或剥夺,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就高度警惕,随时准备“自卫还击”或“先下手为强”,惟恐稍不留神就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成为伤痕累累的牺牲品。

对症下药,要消除敏感脆弱之人的被侵犯感、被侮辱感和被剥夺感,增强他们对他人的信任感和对环境的安全感,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深化各个领域的改革开放,依法惩处各种侵权行为,以法治维护公民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通过外部环境建设改善个人的内心感受;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改善个人的内心感受来促进外部环境建设。前一方面的工作十分重要,后一方面的工作更容易被人忽略,因此应当予以特别强调。

为什么有人总是担心自己可能受到侵犯、侮辱或剥夺,或者怀疑自己已经受到了侵犯、侮辱或剥夺?为什么不能假设他人不会伤害我们,从而对他人和周围环境多一些信任呢?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提出过一个“假定善意”原则——先假定政府官员是善意的,相信企业不行贿也能做下去,这样做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难(据王石讲,他本人和万科集团从未行贿,企业也发展到了今天这个水平),“你坚持向别人展示善,别人向你展示的也是善,这就是动力”。(见《王石:有时我仍青涩》,载《新京报》2009年8月26日)这个“假定善意”的原则,对于我们培养信任感和安全感,消除被侵犯感、被侮辱感和被剥夺感很有意义。

王石可以假定政府官员是善意的,相信企业不行贿也能做下去,一般人其实也可以假定他人是善意的,相信自己并不存在随时受到伤害的危险,因此,也就没有必要随时准备“自卫还击”或“先下手为强”。这样,当两辆车发生剐蹭,被剐蹭的车主就不必认定对方是故意在欺负自己,而完全可以像印度司机那样,以一句“老兄,你今天剐蹭了我的车,说不准明天我就会剐蹭别人的车哩”,和对方一笑了之;当饭馆里两桌客人偶尔一言不合,也完全可以相信对方并无恶意,互相宽谅可也,而万不至于立刻升级为一场恶斗……

当然,“假定”的善意并非一定为真,如果交往对手确为善意,则假定成立;如果交往对手已有恶意,则假定不成立。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则我以善意待人,人亦以善意待我,良性循环顺利形成。如果(事后证明)是第二种情况,则我仍然要以善意待人,努力用我的善意去消融、改变对方的恶意。第一次、第二次也许会碰壁,甚至造成严重损失,但只要坚持向别人展示善,到了第三次、第四次,就可能使对方的观念产生动摇,开始减少直至消除自己的恶意,逐渐转变为以善意待我,最终仍然能够形成良性循环。

单就这一点而论,如果能够“假定善意”并以此巩固自己的善意,中国人的脾气一定会变得好起来。

This post has already been read 927 times!

Related posts

RSS 2.0 | leave a response | trackba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