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Read » 「被人包养」的生活是怎样的?

「被人包养」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在中国八大美院的其中一所念新媒体,不是富二代,但也是从小衣食无忧。

有一个摇滚乐队,乐队的主唱,有时候也会兼一兼隔壁民谣乐队的鼓手。

不算万人迷,但也不乏追求者。身高183。

平时的生活就是玩音乐,踢球,跑场,泡吧。

我们每周都有固定的泡吧地点。也是我和她认识的地方。

我特别记得那一天,2012年4月25日,我和一群哥们儿在那个酒吧里看欧冠。

我们在酒吧叫嚣着,用喝完的啤酒瓶齐声的敲打着吧台,向对手发泄着我们的不满与愤怒。我后来甚至跳上吧台,胡乱地喊着些口号,挑衅着酒吧里的其他球迷。当时的我已经醉了,身边都是吵杂的声音。直到后来一个酒瓶从我的斜后方飞过来,砸中我的脑袋,世界突然安静了两秒之后我听见各种酒瓶破碎,桌椅倒地的声音。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哥们说是一个激动球迷被我的行为和言语激怒,直接一个酒瓶飞过来,我应声倒下之后,两边开始斗殴。我后来断片儿了,直到从医院里醒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着的是我的两个哥们,他们也挂了彩。床尾酒吧的老板磊哥正在和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裙的女人(对,这就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我当时只看得清她穿着一条深蓝色的长裙,而且是个女人)说着些什么,看到我醒了之后,两哥们儿和磊哥围过来问我怎么样,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大碍。而那个女人则站在原地,看着我笑了笑。我看了看磊哥,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说,哦,这是我朋友,当时她也在酒吧,因为她有车,所以就让她帮忙一起把你先送过来了。我望向她,这个时候我才真真切切的看到她的样子,典型的瓜子脸,五官精致,身材高挑,但是那种气质,我说不出来。这就是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我朝着她笑了笑,说,谢谢。她回说,你在吧台上扭起来的样子,真丑。
后来我问过她为什么要在那样一个时间出现在那么吵的一个地方,她说,不知道,当时觉得无路可去了,只想去找朋友喝酒,想不到遇上你们这般疯了一样的年轻人。想想我还是老了。老娘当年刷夜,喝酒,骂脏话的年纪好像都回不去了呢。

后来的事情是,我跑场的时候常常遇到她,慢慢的聊开来,知道她也听GnR,也唱无地自容,我唱民谣的时候她打起鼓来也是有模有样。她有很婉转的声线,也能唱低沉嘶吼的摇滚,我们经常一起在酒吧唱歌,对着那些往酒里兑水加饮料的傻逼竖中指骂脏话,和陌生人吹牛逼,喝酒,疯狂的玩味。释放着潮湿的荷尔蒙。

我常常会有一种错觉,觉得我的世界里好像突然出现一个要和我配合演出的天使一般。然后她就真的出现了一样。

第一次是在一天晚上,我和乐队演出完之后,下台她迎面走过来,说,来,我们喝酒。然后一群人要了几打啤酒就开始喝,一边吹牛逼,一边喝酒。渐渐的,人们根据酒量的顺序不停地跑厕所,她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进了厕所。然后我们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接吻,抚摸,疯狂的做爱…….

门外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像是战鼓,让我们的酒精作用越来越大。直到那些奔忙跑厕所的人都心知肚明之后,大家悄然散去。不再作声。

结束之后,我们俩到酒吧外的走道上抽烟,风吹着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有一些发丝贴在她微红的脸上,美极了。她深吸了一口烟之后,从包里拿出那支玫红色的钱包,然后抽出一沓红色的钱递给我,眼睛始终望着前方,像是望着空洞的未来一般,对我说,拿着吧,我不想欠别人什么。当时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心里想,操,老子是鸭吗?!不过转念一想,这个谜一样的女人,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关于她的一切。对于她,我一无所知。我想,操,算了,这样的女人就算喜欢也不能真的喜欢上,互不相欠最好。然后我打趣的说到,要包养我啊?好吧好吧,您什么时候有需要随时吩咐呗。

然后她对着前方的空气笑了笑,不再说话。

我其实知道我已经喜欢上她了。虽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不知道她几岁,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我对她,一无所知。我有时候会隐隐的想,这真像是一个明暗相间的光影游戏啊,我在明,她在暗。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做爱,在学校的厕所里,夜晚的操场上,商场的试衣间,高空的缆车里,各种各样的地方。只是每一次,她都会从她那个玫红色的钱包里,拿出一沓钱给我,我也不说话,接过来。似乎这是一场正常不过的交易。

也许你觉得这是我做鸭的经历啊,怎么会是被包养的经历。别急,你听我说。

我们在一起又不仅仅是做爱。

她也会有很浪漫的时候,那些时刻,我们普通得就像普通的情人。

她会直接跑到我的班里和我一起听课,虽然看起来她已经过了上大学的年龄。在我画人体的时候在我耳边说,下次帮我画吧。要不穿衣服的那种。

然后和我一起去音乐节,跑到最前面玩「跳水」,休息的时候和我说,

老娘以前跳的姿势比这个美多了。
我操,刚才有个傻逼乘机摸了我的胸。
那个傻逼唱的什么玩意儿,刚才是走音了吗?
……

结束之后总是汗流浃背的趴在我的肩膀上,啃我两口说,我现在连让你上我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也会送我很多奇怪的礼物,比如一只三只脚的宠物猪,一个裸女形状的烟灰缸,一顶两个人戴的帽子,以及一个无比奇怪的她。

她总是神出鬼没,而且我无法联系到她。我只能像等待惊喜一样等待她的到来,有时候她一个星期都会和我在一起,有时候一个月也不露一次面。每次这种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说,我一定要把一切问清楚。可是当每次这个女人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就又问不出来了。就好像,只要她活着就好,其他的,管它呢。就好像她一定都会出现一样,上帝让她出现的啊,怎么会消失呢。

可她真的就这么消失了。

直到后来,她一直也没有再出现过。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去找磊哥,软磨硬泡,用尽各种方法。但磊哥只是不断的说他也不知道,他们认识并没有多久,直到后来我问他任何关于她的问题他也不再回答,慢慢的,我也就不再问了。

也许她真的就是要躲开我,我有什么办法呢。爱上一个谜一样的女人,就是这样的下场吧。

她给我的钱,我一分也没有用。

她给我的爱,如果是爱的话,也多得我再也用不完了。

前几天是我们的一周年纪念。

我买了一个钻戒,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在酒吧唱了痛仰的「为你唱首歌」。

一段危险的旅途结束
我要和你平静地生活
去看看天边日落
或许幸福就是紧握的手
甜蜜的笑
哭泣时的拥抱

莎菲娜 莎菲娜 哭泣时的拥抱
莎菲娜 莎菲娜 哭泣时的拥抱

万花筒点缀你炫目的瞳孔
湛蓝天空会因为你而出现彩虹
五彩斑斓的世界
流连的已太久
只有我才懂得你珍贵

莎菲娜 莎菲娜 只有我才懂得你珍贵
莎菲娜 莎菲娜 只有我才懂得你珍贵

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
所以我才懂得你珍贵
就让我为你起舞吧
让我为你唱首歌

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
只有我,才懂得你珍贵。
而你,在哪里。

——————————5.3update——————————————

其实我不知道其他学校怎么样,但是我们学校会有那种中间人来联系你,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身材相貌俱佳,如果你有其他特殊的才华的话,价格甚至会更高一点,他们会找一些这样的男生,然后在那些阔太太聚会的时候陪饭局,陪购物,败各种各样的奢侈品。这样的男生大多是小康家庭,对金钱的需求因为身处不同的圈子而变得越来越大。很多人一开始的时候都自明只陪饭局,一次饭局根据不同的品质最少也有2000+,但我身边慢慢变成没有最底限,只有价更高的人也同样存在。当然,也有人曾经联系过我。

在我遇到她之前,我对这种收钱办事的行为嗤之以鼻,遇到她之后,我又好像可以慢慢理解他们了。他们为了金钱而假装去作一些事情,满足某些人的欲望。而我为了自以为是的爱情去作一些事情,以为比他们高尚,其实都得到一样的结果。

就像我在评论里说的,爱情总是一副超越一切的样子,可却又什么也超越不了。

钱让人安心。

也许我收了钱,她真的就能安心了吧。就算是突然离开,也不会有任何的愧疚感。

钱总是一个好借口。

这几天在丽江写生,自从第一天到的时候,微信招呼不断,出门就不再带手机了。想不到真的有人相信奇遇可以通过一个手机就摇出来。

来丽江以后,想念她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我常常想起我们那一次去逛街,她穿上一条民族风的裙子,然后在我面前转了一圈问我,怎么样,老娘美不美?然后就看见店员看了我一眼,尴尬的笑了一下。我打趣的说,这么丑,然后她就会高喊一句,好的,就要这一条。她知道我喜欢的要死。她总是知道。

这里很多人穿类似的民族风的裙子,我来不及一个一个上去看。所以上午画完画稿,我会到带着画具到古城里面找个地方,帮路过的游客画画。只画女生,只画穿着民族风裙子的女生。常常是我走上去说,我可以帮你画幅画吗,然后被人误以为搭讪被聊很久,再要电话号码,约喝下午茶。我只是笑着说谢谢。不言其他。

你有没有过那种感觉就是,当你想一个人的时候,和她相似的事物都会变成她。我常常画错画稿,快画完的时候发现画的是她,然后只得和对方抱歉,重新再来过。我没有和她的合影,连她的一张照片也没有,可她的样子,从我手中流露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我记得有一次在我租的公寓里,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起来,我爬起来,披了一件衬衫往外走,走到客厅的时候,她盘腿坐在褐色的地毯上,一只手拿着咖啡,一只手逗着那只她送我的三只腿的宠物猪,学着猪的样子,嘟起嘴来向猪卖萌,你再也找不到比这还美的景色了,我坐下来,说,我帮你画幅画吧。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穿那么多怎么画?其实当时我只穿了一条内裤,披了一件衬衫,她除了一条内裤以外,好吧,我输了。我脱去衣服,拿过画板开始画,一笔一笔的画我眼前的这个女人。

我在克服了她无数次的捣乱,跑来跑去,用猪拱我,用美色诱惑我的各种招式下,终于画完。画里的她对我笑着,我抬起头,迎接我的,就是这个笑容。我记得有一句话说,我要的美好,就是早上醒来,你和阳光都在。说得真好。她把下巴磕在我的肩上,看着眼前的自己说,好像缺点什么,然后冲进卧室一阵翻腾之后,拿着口红出来,熟练的往自己的唇上一涂,上下嘴唇一抿,刚刚的清纯朴素瞬间变成娇艳华丽,然后对着画上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鲜红的唇印让画里的她也仿佛活了起来,她抱着双手,严肃的说了一句,嗯,缺的就是这个。然后跨坐到我的腿上,双手抱过我的头,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了同样的一个唇印,深深地一咂。然后说,嘿,可不是我亲的你,是她,然后闪出半个身子,让我们可以看到那幅画,那副有着生命的画中人,正微笑着看着我。我的额头上,有她留下的唇印,而我怎么会知道,我现在抱着的这个人,以后真的就离开了我。

——————————————5.5update——————————————

有知友问我,你觉得你还能遇到一个你爱的人吗?我想起「小马」里的一句台词可以作为回答,在这个人口2000W的城市里,你遇见爱情的几率是1/260000,这个数字的意思就是,这事儿基本没戏。 当你知道大多数人都找不到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没什么,可是对于尝过甜头的人,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昨天晚些时候,得知一个朋友在毛里求斯的交通意外去世了。芳年25岁。正值很多人都在追忆的年华。和她不算太熟,只有过几面之缘,知道这是一个一直在追求自己梦想的并不安分的女孩子。至少她做的工作都是很多人放在理想簿上的工作。我惋惜她在这样的年纪离开,却也只得事后安慰自己说她的青春终于可以永远不朽了。

但是这不朽的代价太大。

这一年的经历也让我明白,生命的意义其实在于,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不管这个你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件事,我们在追寻的,就是我们的意义所在。

我记得我和她讨论过这个问题,于是我还为了展现自己的博学,从哲学,佛学以及各种乱七八糟学开始分析什么是意义以及我们追求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对于大龄文艺看似单身的女青年来说,我显然是用力过猛了。她只是简单粗暴地在我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下,然后在我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在我脸上亲上一口之后说,意义是三小!意义就是有时候你会受到重击,但说不定接下来迎接你的就是一个大美女,然后跳到我身上尖声道,走吧,小安子。然后我就得吭哧吭哧的背着这个被痛击之后赢得的大美女走过食堂,走过操场,走过学校的各种奇怪雕塑,走过一路一直在落叶的金黄色的银杏树,朝着我们的家走去。这便是我当时所理解的意义。

对我的痛击开始了么。那说好的大美女,什么时候再回来。

昨天刚刚从丽江回到学校,身心疲惫,明明很多事情是不由自主浮现出来的,为什么自己还是会感觉这么累呢。公寓还是我走时候的样子,显然没有人回来过。我怕她回来找不到我而刻意在冰箱上留的纸条还在,我写,你猜冰箱里有没有你最喜欢的东西?我打开冰箱,把里面我的照片拿出来,相片已经被打湿了,边缘有一点发卷。顺手拿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平头,坐姿端正,愣头愣脑。这是我的一张证件照,是军训时刚刚剃了头的时候拍的。她当时看着照片说,长得很像我以后长大的儿子。当时我视若这是对我的表白,把照片剪下来一张,递到她的嘴边,说,来,贴一张邮票。她非常配合的伸出舌头,我就用照片的背面在她舌尖上点了一下,然后稳稳的摁在她露出来的额头上,那送你一张超级无敌大帅哥的照片当作邮票,这张邮票就可以带你穿越时空去看你以后的儿子啦!你到了之后别忘了告诉我你以后的儿子长得像不像这个大帅哥啊。她突然间欢快起来,好嘞,然后跳到我的身上,吸附着我,说,你说我们老是做这个动作的话,你的样子会不会印在我身上啊。然后我就哈哈笑她。她也哈哈笑自己。

她的睡眠质量不好,经常很难睡着,常常需要吃安眠药之后才能入睡,后来我不让她吃了,就这样常常让她整个人挂在我身上,我抱着她走来走去,让她这样慢慢地睡着。有时候我是她的婴儿,有时候她是我的,我们互不相让,却又得照顾好彼此。

有人问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完美的人。可是爱情里的人,不都是完美的么。我们因为不了解而爱,因为了解而更加爱。那些一个个被挖掘出来的小缺点,特别是那些她不曾跟别人分享的缺点甚至会让你有那种唯有我了解她的无敌存在感。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我很重要。

有一次我们去看电影,电影途中她一个人吃掉一个大份的爆米花外加一大杯可乐。出来的时候,她打了一个饱嗝之后说,你知不知道,布拉德皮特说,结婚对我的意义,就是可以当着自己爱的人放屁。我觉得说得太对了!你说呢。我说,嗯,是吧。然后跟上一群人等电梯,进电梯之前她又问我,你爱我有多深,我迅速很机智的回答,月亮代表我的心!说完之后带着对这个无懈可击的回答的满足感走进电梯。就在电梯门关上不久之后,她向我挤了挤,然后,放了一个屁!没错,你没看错,她放了一个声音足够让整个电梯里的人听见的屁!所有人都捂着鼻子带着鄙视的眼光齐刷刷的看向我们,她也很无辜的抬头看着我,我才终于明白那句你爱我有多深的意义。于是我只得低下头,弱弱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没憋住…….然后就听见各种低声的鄙视声此起彼伏,我看她憋笑憋得脸都绿了,而我被鄙视得脸都红了。我发誓,这是我坐过的时间最长的电梯。电梯门打开之后,我拉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离了犯罪现场。并且严厉的批评了她的不向首长报告行动的行为!我问她,我这个爱表达得够深沉么!她答,够了够了,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呢,又臭又涩,又要坚持,还要忍耐。哈。快夸我是个天才快夸我是个天才。

—————————————5.6update——————————————

很多人说我写的是小说,是烂俗的电视剧,用的是my girl的情节,走的是野蛮女友的路线。但我只是如实的写下我的生活而已。就像我在评论里写的,我不知道我的故事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有没有发生过或者是不是也正在发生着,我知道的是,生活对于别人而言,本来就不是独一无二,而于自己,却始终心怀感激。
谢谢祝福我的人。

其实很多时候,你看到的很多美好,你羡慕的,你追忆的,你向往的甚至你嫉妒的,都只是其他人的一瞬而已。在这一瞬来临之前,他们也经历了孤独,无聊,日复一日,往复以往。
不管是一个人的生活还是两个人的经历在别人看来都并不完美。可是你追忆的时候,很多那些你不曾记起的片段,那些无关的点点滴滴,都会变得珍贵起来。
我没有美化她,是她美化了我。

这种美化包括,我们会光着脚去逛学校的银杏大道。

她喜欢一脚一脚的踩在落在地上的金黄色银杏叶上,很多时候落叶已经积得厚了,有时候不。落叶铺得不那么均匀的时候,她便蹦蹦跳跳的一定要每一步都踩在叶子上,有时候落点找得准,可以安稳落地,有时候踉踉跄跄,金鸡独立,好不容易才保持平衡。当两部分叶子相隔很远的时候,她并不跳到我的身上,而是和我面对面,两只脚踩到我的脚掌上,背对着前路,扣着我的十指,手舞足蹈,然后说笨,我动的时候你也要动啊,你看你看,你的舞姿一点也不优雅。来,让老娘来教你。然后我立刻反辩道,你踩在我的脚上,你让我怎么跳!好的(完全忽略我),第一步是这样的,来,左脚先抬起来…….然后自顾自的控制起我来。我只能搭配着她灵活的身体,笨拙的挪动,一步一步,左摇右摆,然后在她的控制下摆出各种各样的奇葩动作组成的舞步。她用简单的一嗒嗒,二嗒嗒唱着拍子,我们起舞了,然后乐此不疲。

我们在拥有月光的树下笨拙的跳舞。即使未曾起舞也不辜负。

有时候落叶正掉下,她分心想伸手去够,又发现够不到的时候,就会转身,以我的脚为支点,让我抱住她的腰,好让她可以伸展开来。有时候我吓她突然松手,然后再紧紧抱住,她会吓得大叫一声,但是脚不落地,她说我就在这里落脚了。摔倒也不挪开。然后我亲她,抱住她,控制着她,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支撑着彼此走回家。

到家互相看对方脏得要命的脚掌。有一次我们走着走着突然下起雨来,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淋湿了,脚上还占了泥巴,我们脱掉湿了的衣服,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抬起脏脚来互相揶揄,在对我进行脚掌攻击不遂后,她冲进卧室拿出我的一件白色T恤,干净利落的跳上去,在上面留下一双小脚印的同时大喝一声,看我的无敌天残脚!我哈哈笑她,这么小的脚一点威力也没有,看我的,然后在她的脚印旁边,狠狠的踩下去,印上两个44码的大脚印子。这才是天残脚好吧,你那个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哪个小朋友踩上去的呢,哈哈哈哈哈。然后我就被打了。结果是我把这件衣服裱了起来,上面写着小脚无敌,大脚亲笔。

小脚和大脚都还在走吧,只是已经不再是面对面的走向同一个方向了。

————————————5.7update——————————————

刚刚宿醉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点醒过来,四肢酸痛,头晕脑胀,起来热了一杯牛奶,把恋恋笔记本翻出来重新看一遍。

这是我们以前最爱看的电影。每次看完她都会说,看吧,我就说他们最后还会相逢的。最后结婚生子,一起老年痴呆。多好啊。变傻都要相约着一起。不过最好要留下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把故事先讲完。要不然美好留给谁听。村上春树不是说什么森林,什么重逢什么的。我只得一把搂过她,村上说的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重逢的人会再重逢。然后她靠着我的肩,抱着我的手臂,看着面前还没滚动完的演职员表说,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反正差不多。

所以现在我是被留下来讲故事的人么。可是只发生了一半的故事,要怎么讲。

晚上我去了我们以前常去的酒吧。自从她离开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去那里了。有时候你很难把平时常说的话,常做的事,常去的地方,常想念的人加上一个「过」字,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这些事物也许和现在的你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这里有很多我们共同认识的一起吹过牛逼的朋友,唱歌时送花的男人和女人,以及那些偶尔光顾却刚好碰上喝一晚上的陌生人。这里有我们慢慢构建起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朋友圈子。不用去管身边光怪陆离的各种路过,不用去研究如何经营维缮那些复杂的人际与交情,你只要出现,两个人一起出现就可以了。

和身边的人寒暄,时不时有人问我今天怎么一个人来。我只是举起酒瓶和他们碰杯,然后一口到底。并不想要解释,解释意味着你很在意,我至少要表现得我没那么在意了。你可以想象那些并不了解全部事情的朋友通过各种不知道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而认为你被甩之后的无聊询问和打听是多么的烦人。

我只是想喝酒了。好好的喝酒。

磊哥在吧台前忙活,今天酒吧生意不错。朋友问我要不要唱一首歌,乐队好久没有一起表演了。我说我不唱了,我弹吉他吧。他们说好。上台,调音,点一根烟,准备开始久违的表演。吉他手拿过话筒对着台下的观众说,我们就给大家来一首张震岳的「再见」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想起有一个朋友说过一个电影的名字叫总有一天说再见。我当时回他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感觉很好。总有一天。

再见的旋律很熟,这首歌我弹过上百遍。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唱得真好。

酒吧还是以前的那个模样,依然嘈杂,溢甚鼎沸。依然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很多交盏的酒杯和迷人的烟味。如果你看上了哪一个,你会拿着酒杯走过去和她说话,嘿,第一次来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而她会在两秒之内认出你就是刚刚那个让全场人沸腾的主唱,然后说,是啊,不常来,你刚刚唱得很好听。然后你们聊音乐,聊艺术,聊人生聊理想。然后在第二天你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和对方说,走的时候记得关门,客厅的公仔你拿一个吧,当是我送你的礼物(看吧,我们每个人都有推卸责任,让自己安心的招数。)我先走了。出来的时候可能会匆匆的烤上两块土司,喝一杯牛奶,醒一醒宿醉和昨晚消耗的体力。然后骑着机车超过身边那些慢吐吐的私家车和颜色统一的计程车之后,入弯再走几个大道,可能的话闯几个角落的红灯,然后把车停在乐队地下排练室的空地上,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就是我以前的生活。和一群人一起的生活。专情从来不是我的长项,可现在好像变成唯一选项了。

——————————5.19update————————————

上星期去看致青春。躲在电影院里的感觉很好,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你看着前面闪动的画面,不再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实,就好像你吃过天下最好的美食,也就不会再怀疑其他人夸谈的美味不那么真实。很多人羡艳我们的年纪,觉得青春如此这般,才是值得怀念。我只觉得得青春这种东西,就好像男生的梦遗一样,过程总是无比美好与享受,结果却总是让我们羞于启齿。但这却是证明你慢慢长大成熟的一件事,真真切切,躲避不及。

我记得半年前我们一起到电影院看了一场不知道什么的电影,周围坐着稀稀落落的人,同样是黑漆漆的一切。但是我可以真真切切的摸到她。她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头发半遮着脸,我也只在电影里的白天可以看清楚她一点,借着这点点的光亮观察她。好好看看你爱的人睡着时候的样子,该是每个男人的必修课。她均匀的呼吸着,时不时摆一摆手,我又赶快拉回来,握住。真想知道她梦里的样子。她在正常的世界那么难以入眠,却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酣然入睡,甚至口水都已经沾湿了我的白衬衫都没有醒过来。直到电影散场,她猛然抬起头豁达的擦擦嘴边的口水,然后无辜地咧开嘴对我笑,然后我说,你是有多喜欢我啊,看见我就拼命拼命的流口水,哈哈。然后他潇洒的扯下我的一半衬衫,露出我的半个胸,我赶紧看看身边还有没有人,回过头的时候她已经靠到我怀里说,皇上,臣妾还想睡一会儿呢。然后整个人蜷缩起来,假装睡着。直到后来工作人员来赶,我才抱起她往外走。打扫卫生的阿姨看着我们窃笑,好像我们偷吃了影院的爆米花,或是可乐,她大发慈悲放过我们的那种笑容。谢谢阿姨放过我们。我看她一眼,她眼睛眯一条缝往这边偷看,像极了做了坏事装肚子疼不去上课的小孩儿。我真喜欢这个小孩儿,喜欢到,舍不得她长大。

一个人看完电影之后一直坐到工作人员过来赶我才起身,好像期望她再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我,好像期望打扫的阿姨可以再看着我窃笑,可现在我一个人了。一个人所做的糗事,也不再是什么糗事,一个人过的日子,也不再是什么日子。

这两个星期我没怎么去喝酒,只去了一次。因为看见一个朋友评价说「追追追」这首歌很适合我,更适合她。于是我试着去听听,很喜欢,歌词说「追着你心,追着你人,追着你情追着你无讲理。」于是学了好半天,一个人抱着吉他在酒吧唱了这首歌,当然没有朋友说的可以打10分,只是往往你处在低谷的时候,很容易觉得歌词就是为你所写的。这种感觉真好。于是我用蹩脚的闽南话唱完,台下还是很给面子的送上掌声。我走下台,走到吧台要了一杯水,坐着静静发呆。我喜欢酒吧里嘈杂的环境,让你可以不那么集中注意力,让你能分心,让你看穿着深蓝色超短裹臀的女孩儿拿着一杯烈酒走过来敬你的时候,你一口把酒喝完然后把她的腰揽过来开始进舞池跳舞,和邻桌的几个女生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和周围的陌生女孩搭讪,接吻,然后选择一个带回家。又变回那个一无是处的混蛋。这样真好。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整理自知乎]

This post has already been read 938 times!

Related posts

RSS 2.0 | leave a response | trackba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