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Read » 宋徽宗:历史上的“playboy”皇帝

宋徽宗:历史上的“playboy”皇帝

宋徽宗当然不能和唐太宗李世民相提并论。不过,虽然宋徽宗赵佶肯定不能算是成功的皇帝,也没有人把他视为好皇帝,但他的被俘,仍然是臣子草民心中永远的痛。

“靖康耻,犹未雪”的悲歌,传唱了几百年,其中的拳拳赤子情悠悠报国心,还成为后代激励爱国保种精神的经典教材。

另一方面,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徽宗皇帝,实在是不怎么样。小说中宋徽宗的出场是在高俅之后。“且说东京开封府汴梁宣武军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姓高,排行第二。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是踢得好脚气球。京师人口顺,不叫高二,却都叫他做高毬。后来发迹,便将气球那字去了毛傍,添作立人,便改作高俅。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玩耍,也胡乱学诗书、诗赋,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只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

因为帮一个生铁王员外的儿子使钱,被王家老爹告上开封府,断杖二十,迭配出界,轰出了开封。来到淮西的临淮州,投奔开赌坊的柳世权柳大郎。时逢大赦,要回东京,柳大郎给东京开药铺的亲戚董将士写信托付照顾。董将士不太愿意收留,就推荐到小苏学士家去。这小苏学士鼎鼎大名,就是苏轼苏东坡。这位小苏学士也不愿意收留,再推荐给驸马王晋卿。王驸马原来是宋神宗的驸马,哲宗皇帝的妹夫,他倒是和高俅有缘,留下小高在府里做个亲随,如同家人一般。

一日,王驸马差高俅往端王府送礼,正巧赶上端王府踢球俱乐部有组织活动,端王正和三五个小黄门一起踢球。这高俅该着时来运转,球恰好飞过来落在他脚边,他使出一个名叫“鸳鸯拐”的漂亮高难动作把球踢还给了端王。端王一见他这身段步伐,大喜,定知他是此道高手,就拉高俅同场竞技互相切磋。

高俅一看机会来了,使出浑身本事,竞技状态奇佳,“这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类似今天踢足球的玩的“颠球”一类,把端王高兴得当天留宿陪伴,第二天就把高俅的组织关系从驸马府转到了王府。从此,高俅成了端王亲随,“每日跟着,寸步不离”。可见端王的球瘾。端王后来登上皇帝宝座,就是宋徽宗。

《水浒》在端王出场时有一段介绍:“这端王乃是神宗皇帝第十一子,哲宗皇帝御弟,见掌东驾,排号九大王,是个聪明俊俏人物。这浮浪子弟门风帮闲之事,无一般不晓,无一般不会,更无一般不爱。即如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踢球打弹,品竹调丝,吹弹歌舞,自不必说。”

这样一个花花公子playboy,当了皇帝。有一天,皇上对高俅说:“朕欲要抬举你,但有边功,便可升迁。先教枢密院与你入名,只是做随驾迁转的人。”后来的迁转倒是真的迅速,没有半年时间,嘿嘿,把高俅提拔到殿帅府太尉的位置上。这里的“太尉”乃是宋代对武将和统兵文官的尊称,他的正式职务(差遣,也叫职事官),应该是殿前都指挥使司的都指挥使、开府仪同三司,下属也尊称他为“殿帅”。仅此一事,皇上的用人胸襟尽显无遗了。

《水浒》第2回写高俅上任第一天,因教头王进有病在家,未能到场参见。高俅认定王进是“抗拒官府,搪塞下官”,当即差人到王家带王进来见。王进带着病来见高俅,被他着实羞辱一番,还是看在众人竭力说好话的面子上,暂免了王进一顿打。王进谢罪过后,抬头一看,原来这顶头上司原来竟是高俅,暗暗叫苦。出得门来,长叹一声:“俺的性命今番难保了。俺道是什么高殿帅,却原来是东京帮闲的圆社高二!比先曾学使枪棒,被我父亲一棒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有此之仇,他今日发迹,得做殿帅府太尉,正待要报仇。我不想正属他管,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俺如何与他争得?怎生奈何是好?”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啥好办法,王进只得带着老娘,偷偷离开东京汴梁,连夜投奔延安府老种(chónɡ)相公手下去了。这就是高俅新官上任的第一次表现,公报私仇,其心胸气度,同样有了充分的展示。

This post has already been read 796 times!

Related posts

RSS 2.0 | leave a response | trackba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