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宗教信仰 » 被人认做迷信的佛教

被人认做迷信的佛教

国际间最具权威的百科全书——《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也指出:佛法的可信,是因为从佛陀时代直至如今,一直有佛弟子以亲身的修行体验,证明着佛经的正确。

舍利子原指佛教祖师释迦牟尼佛,圆寂火化后留下的遗骨和珠状宝石样生成物。据有关佛教文献记载。佛祖释迦牟尼涅盘火化后,弟子们在他的骨灰中发现了许许多多晶亮透明、五光十色、坚硬如钢的圆形硬物,这就是舍利,俗称舍利子,历来被视为佛门珍宝。

各种神奇现象都表明舍利子不是结石,学医的应该明白结石的外观以及物理性能。结石主要成分是钙质或金属盐沉积,形态和水垢相似,也易碎(所以可以用超声破碎石),这些东西在高温下都会变成粉末状的氧化物。

事实上只在佛教高僧大德火化后见到舍利子,而从未在什么胆结石病人身上见到过。现在也有很多素食主义者,也没有发现过一粒舍利子。

1981年在陕西省法门寺地宫发掘出的佛指舍利四枚,三枚影骨、一枚灵骨。宝相寺塔俗称黄金塔,位于山东省汶上县城西北隅原宝相寺前 。1995年3月,维修时发现塔内长方形地宫,地官内出土佛牙一具,舍利子数百粒、金棺、银椁、水晶、玛瑙、银佛、铜盒等141件宋代佛教文物。中国已知的佛祖舍利塔:陕西省法门寺合十舍利塔,孝泉舍利塔,景县舍利塔,营山舍利塔,沈阳舍利塔,隋舍利塔,武安舍利塔,开元舍利塔,古佛舍利塔,浛洸舍利塔,金刚舍利塔,延庆寺舍利塔,方山舍利塔,临清-舍利塔。

近代的比丘尼--隆莲法师(1909~2006), 圆照法师(1993年6月l2日火化),宽能法师(1895-1989),能宽长老尼(1912—2006年)。 高僧或男性居士:印光大师(1861~1940),,虚云老和尚(1840-1959),宣化上人(1918~1995),清净老和尚(1919-2007),续修法师(1921-2002)等很多高僧大德火化后都见舍利子。

很多念佛者,往生前能预知自己辞世的准确时间,且死后十几小时身体柔软(常人死后30分钟尸体开始变得僵硬,6小时达高峰,关节处是不能弯曲的,只有3-4天后才能变软)。当代《往生见闻纪实》记载的往生实例173则,成书于古代的《净土圣贤录》也有很多记载。大量实例,事实如此。

佛经汉译三藏有1,692部,共6,241卷,逻辑严密、哲理精深,是集历代高僧之心血,历尽艰辛翻译出的,佛法在我国传承一千九百多年,是经过时间考验历史见证的,是经历岁月沧桑,各流派思想冲刷,依然生机勃勃的真理。请不要对各年代那么多杰出的人的信仰草率地说不。

唐代玄奘(公元602~664),经十七年,步行五万里,至天竺学习佛法,唯有有学识,有胆色,追求真理者才会成就此惊天壮举。共译出佛经47部,凡一千三百三十五卷。唐太宗亲自撰写了一篇长七百八十一字的《大唐三藏圣教序》,文中称赞玄奘“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公元664年4月14日玄奘下葬时,史料记载长安附近500里内送葬者100多万人。玄奘坚韧不拔,家喻户晓,誉满天下。玄奘与鸠摩罗什、真谛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公元413年,感知大限即近的鸠摩罗什,对众人起誓:“假如我所传的经典没有错误,在我焚身之后,就让这个舌头不要烧坏,不要烂掉!”不久,鸠摩罗什圆寂,在逍遥宫依佛制焚身,火灭身碎后,惟有舌头完好无损。鸠摩罗什大师的舌舍利,在甘肃祁连山脚下的武威,市中心有鸠摩罗什寺,还有他的舌舍利塔。

梁代僧佑所编之《高僧传》十四卷,又称《梁高僧传》; 唐代道宣所编之《高僧传》三十卷,又称《唐高僧传》;宋代赞宁所编之《高僧传》三十卷,又称《宋高僧传》; 明代如惺所编之《高僧传》八卷,又称《明高僧传》。 各代《高僧传》记载了从三国时代到明神宗万历年间数百位高僧的言行,事迹,有很多神异之事,言简意明,不同于一般文学创作。那么多的人出家学道,不是脑袋被门挤了。释迦牟尼佛,以太子身份出家,等于弃国捐王,荣华富贵与道无法相比,无可比性。
历代的很多著作中,记述了为数不少的因果轮回之事。纪昀(1724—1805),字晓岚,直隶献县(今河北省)人氏。乾隆时进士,后官至礼部尚书。纪昀作《阅微草堂笔记》时,《聊斋志异》已广播海内。但纪昀认为聊斋一书“燕昵之词,媟狎之态,细微曲折,摹绘如生,使出自言,似无此理。使出作者代言,则何从而闻见之?”在他看来,《聊斋志异》兼志怪和传奇两体,既非作者自叙的文字,又过于隐微浪漫,不合情理。所以,纪昀不顾年迈70,撰《阅微草堂笔记》以继承魏晋志怪之遗风,即用简朴的叙述,写真的笔法,短小的形式,记事一千一百余则。书中大部分主人公,皆有年代,姓名及所在府县可考。事件多为第三人称转述,没有作者创作的迹象。其中部分文章记录了“先姚安公(纪晓岚父亲)”“先外祖张雪峰先生”“曾伯祖光吉公”等亲人耳闻目睹的亲身经历。或许其中有以讹传讹,但全部否定,未免太过武断。我国从战国时代到清代的志怪作品有几十部之多,如: 《萤窗异草》(浩歌子著,3编12卷),《夜雨秋灯录》(宣鼎著,16卷),《三异笔谈》(许元仲著,4卷)。每部作品都对应一段时期内为数不少的记录。《金刚经持验录》,《金刚经灵异录》,记载着历朝历代好多人持诵《金刚经》的感应。内经曰:智者查同,愚者查异。

三武一宗灭佛,重演雷同结局。第一位,北魏太武帝拓跋焘,446年,在重臣崔浩的进言下,发出了最严厉的灭佛诏,452年被宦官杀死,年仅44岁。他两个儿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继死于宦官之手。第二位:北周武帝宇文邕,574年,宇文邕扬言不怕下地狱,佛、道齐灭,毁佛道经书、塑像,令和尚道士还俗,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军齐至,武帝却暴病而亡,年仅35岁。第三位:唐高祖李渊,626年五月下诏书:“京城留寺三所观二所。其余天下诸州各留一所。”不过,六月份就发生了玄武门事变,李世民亲政,该诏书没能执行。第四位:唐武宗李炎,845年开始大毁佛寺,诏书明令拆除寺庙4,600余所,小寺院4万余所,佛经大量被焚,佛像烧熔铸钱,强令26万多僧尼还俗,846年武宗突然病死,年仅32岁。第五位:后周世宗,955年五月,下诏大毁佛寺,959年胸疮溃烂而死。时人传为毁佛砍像之报,终年三十九岁。类似事件,屡次发生,便不应视作偶然,便不是巧合。

蕅益大师,黄念祖,尤智表。三位都是曾嘲讽佛教迷信,之后皈依佛教的人,略说如下。

蕅益大师(公元1599~1655年),名智旭,号西有,别号八不道人。俗姓钟,江苏吴县人。父亲歧仲,十年持念大悲咒以祈子,母亲金氏梦观音菩萨抱儿授之而生大师。大师七岁即茹素,十二岁读儒书,以传千古圣学为己任,誓灭佛老二教,开荤酒,作《辟佛论》数十篇。十七岁时阅读莲池大师的《自知录序》与《竹窗随笔》,幡然认识到以前的错谬,将所著的《辟佛论》付之一炬。五十六岁时,大师示疾,遗命身体火化,屑骨和粉,分施水陆禽鱼,以结往生西方之缘。跏跌而坐,面西念佛,举手而逝。圆寂三年后,门人如法荼毗。启龛,见大师跌坐巍然,发长覆耳,面貌如生。火化后,牙齿俱不坏,与鸠摩罗什大师的舌相不坏,同一徽信。门徒们不忍遵从遗命,便奉灵骨,建塔于灵峰。

黄念祖,(1912一1992)祖籍湖北江陵,早岁专攻无线电信工程,大学毕业后任职于电台。解放后任北洋大学、天津大学、北京邮电学院教授。 少年学佛,潜心教典,曾随舅父梅光羲参学法要;归依虚云和尚学禅,又从诺那弟子王家齐及贡噶上师学藏传红、白教密法,师事夏莲居学掸净必要。

我(黄念祖)的家庭世代奉佛,我童年最喜绕佛,曾于北京广济寺释尊成道日,绕念圣号直达次日淩晨。但稍长到学校读书之后,接触到新思想,例如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文章,产生一些影响,但更主要的则是看到来来往往的佛教界知名人物,从他们的言行可以看出,世俗的缠绕毫不少于常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妒嫉障碍,勾心斗角,争名好利,排除异己,一样也不少。于是我十分怀疑,这些人久修多少年,为什么一点也不脱尘俗!于是产生一个错误的结论,认为佛法无益于人,直等到十九岁,大学三年级时,寒假考试结束,不想再看书,又无事可做,于是找到母亲的一部有注解的《金刚经》和一部《灵魂论》,每本厚约一寸,我一夜之间读完两书,在读经时,产生了空前的稀有情况:如闻惊雷,醒人长梦;如沐春风,身心调适;如饮甘露,遍体清凉;如闻妙乐,顿忘俗味。当时只感觉一阵阵清凉与光明,自头至足,遍灌全身,一夕之间二三十次,其殊胜安乐不是言语所能形容。这才恍然明白,不是佛法辜负人,而是人辜负佛法。

70多年前,尤智表曾嘲讽佛教是迷信。他身为佛教徒的叔叔说:“你们学科学的人说话应该有根据,你对佛教一窍不通,怎么可以随便下结论就说是迷信呢?”于是,尤智表开始研读佛经,将各大佛教经典通读了一遍,最后慨叹不已,得出一个结论:现有的科学成果都是对佛教世界观的一个注脚。尤智表接着写了一部在佛教界颇富声望的《佛教科学观》,他本人也皈依佛教,成了居士。

他在《佛教科学观》一文中是这样阐述的:

佛教——这古老的宗教,一向是被人认做迷信的。从它的外貌上看,确是带上浓厚的宗教色彩。人家看见了装金的佛像,听到了钟磬梵呗,就硬说是拜偶像;再看见了寺院里僧众的生活,就硬称他们是社会的寄生虫。那里知道佛教里一事一物,都有理论上的根据,只是这种理论太高深了,非但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讲明白,而且要有相当学问基础的才能听得懂。说佛教是迷信的人,其实他自己倒是犯了迷信的病,因为他并不曾彻底的研究过佛理,有的甚至连佛教的普通常识也不知道,只是人云亦云,这才是真的迷信——迷信他人的胡言。

中国在佛教传入以前,就有善恶报应的思想。见于《尚书》,《周易》,《左传》等,好多的事件证明了善恶报应的存在,世人关于恶人无现报的疑问。是因不知“富贵皆由命。前世各修因。…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的经文。没有全面的认识。这段经文也解释了人的天性,命运的不同的原因。比孔子所说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更为详尽。并无矛盾。

《坛经》摘录,“师曰。吾灭后五六年。当有一人来取吾首。听吾记曰:头上养亲,口里须餐,遇满之难,杨柳为官。…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弟子才辩,以香泥上之。门人忆念取首之记,遂先以铁叶漆布,固护师颈入塔。忽于塔内,白光出现,直上冲天,三日始散。韶州奏闻,奉敕立碑,纪师道行。”

开元十年(公元722年),八月三日半夜,有人在供养真身的塔内欲盗大师头弄出声响,僧众被惊醒,只看见一个人从塔中慌忙逃跑,再检查惠能大师的真身,才发现脖颈上面有伤痕。第二天一早就向州县报了案。不久,在当地的石家村把偷盗之人抓住,并立刻送往韶州审讯。当时的县令杨侃刺史柳无忝审理此案,经过审讯,这个盗贼叫张净满, 是汝州梁县人,是个孝子,为了赡养家中年迈的老母亲,收了洪州开元寺一个新罗僧人给的二十千钱,帮该僧人盗取惠能大师的头颅到海东进行供养。这就是惠能大师预言中说的“头上养亲,口里须餐”。这两句话的意思就是偷盗头颅是为了奉养自己年迈的母亲,这个事实是相符合的。负责审理此案的县令杨侃和刺史柳无忝,也正应了预言中的“遇满之难,杨柳为官”。佛经中预言非仅此一处。

有很多名人和智者信佛:李白、苏东坡、白居易、欧阳修、李清照、曾国藩、林则徐、康有为、章太炎、梁启超、瞿秋白等等都是。现代的,林青霞:2000年10月,林青霞皈依于圣严法师,法号“常恒”。 刘德华:早前刘德华在《志云饭局》中自曝已皈依十年,是台湾灵岩山寺妙莲老和尚之皈依弟子,法号叫“慧果”。张国立:张国立拜在台北法鼓山安和分院的圣严法师门下,取法名“常升”,正式成为了一名俗家弟子。还有郭富城、张学友、孟庭苇、杨紫琼、成龙、李连杰、曾志伟、黄安、何家劲、吴孟达、谭咏麟、王菲等很多 。

巴帕特(印度学者,《2500年佛教》作者):

佛教的历史上没有一页是被询问者的火焰燃烧过,或被异教徒屠城的浓烟熏黑过,或被充满宗教仇恨的无辜受害者的鲜血染红过。佛教挥举的只有一支剑——智慧之剑;佛教承认只有一个敌人,乃是无知。这是历史的见证,无可厚非。
泰戈尔(亚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印度大文豪、大诗人):

我认为释迦牟尼佛乃世上最伟大的圣哲!(见泰戈尔《论佛祖及佛教思想》)

麦克斯·穆勒(Max Muller,1823——1900),德国语言学家,比较宗教学家。

佛陀是他所倡导的一切美德的化身。在他那成就非凡、经历丰富的四十五年的布道生涯里,他以行动诠释了自己的言教。在他身上找不到一点人性的弱点和低劣的东西。佛的道德准则是世界上迄今所知最完美无上的。

罗克希米·那兰苏教授(Lakhsmi Narasu),《佛法精要》作者:

佛是一位看见孩子们在世俗烈火中玩耍,权巧方便,施以各种适度的手法把他们从烈火燃烧的房子里救渡出来,并把他们引向安全的涅盘境地的人。

我们可心断言,佛教是唯一不带任何狂热色彩的宗教。它的目的是通过征服自我使每一个人产生一种彻底的内心改造,而不是叫人以权力、金钱来诱使他人归信自己的宗教。佛陀仅向人们展示了一条完全取决于每一个人自己是否实践的解脱之道。将心智的开发和证悟作为解脱的必要条件是佛教的伟大所在。佛教主张道德与证悟互为依存,不可分离,道德构筑了人生最高境界的基础,而知识与智慧则完善了这一人生最高境界的构筑。一个人如果不具备必要的洞察力和知识,不真正明了缘起性空的基本道理,他就不可能被认为是一个具有真正德行的人,在这一点上,佛教有别于所有其他宗教。所有一神教均基于某种假设概念之上,当这些假设被日益发展的知识而驳斥时,则越来越沮丧。然而,佛教与假设无缘。它是建立在坚实稳固的现实基石之上的,因此,佛教从来就不曾逃避知识的公平无私。

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章太炎先生说:“佛教的理论,使上智人不能不信。”张东荪先生说:“我对于佛家,却相当的敬重,以为他所提出的问题是对的,他的动机是大勇大智大仁。”杨振宁,1944年获硕士学位,194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说:“佛教是世界上伟大的宗教之一,两千多年前传入中国之后,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85年9月12日,在美国纽约的大乘寺玉佛塔落成典礼上,杨振宁说:“我是一个信奉佛教的科学家。”

所以,他们有智慧的人,虽然不一定对所有的事物都能精通,但却对佛教文化都抱着尊重的态度。然而恰恰是那些没有智慧的人,尤其是对世间及出世间法都不懂的人,反倒会说佛教是很迷信的,这种说法在六、七十年代相当流行。那时候的人们普遍陷入于一种愚昧而又疯狂的状态,不管是对西方的现代文明还是对东方的传统文化都是践踏得一塌糊涂 。

中国著名的思想家、革命家、文学家鲁迅先生在阅读了《贤愚经》、《瑜伽师地论》等佛经论典后,对佛的智慧感叹不已,对他的朋友许寿棠说:“释迦牟尼真是伟大的圣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于解决的问题,而他居然大部分早已明白启示了,真是伟大的圣哲。”

佛陀为了祛疑解惑,素极热切。就在他圆寂前几分钟,他还数度要求他的弟子们,如果他们对他的教诫仍有所疑的话,应向他提出问题,而不要到后来再后悔没有把这些疑问搞清楚。可是他的弟子们都没有出声。那时他所说的话极为感人。他说:假使你们因为尊敬你们的师尊而不肯提出问题的话,甚至有一个人肯告诉他的朋友也好。(这意思就是说:他可以将所疑的告诉他的朋友,而由后者代替他向佛陀发问。)

佛曾对弟子们说:“众比丘,善知识,你们要像煆、切、磨、试黄金以鉴别其真假那样,对我的言教进行鉴别,不能因尊重我而盲目信从。”

爱恨无常,爱恨的转变,只在转念之间,不是我们所能把握,身体亦不会坚守候青春。情爱是一种错觉,所有的心动都会变成左手摸右手,爱情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每个人都不完美,对虚幻的美生起贪念,爱欲荣华一场空。快乐总会变成不快乐,以无常为乐,乐终是苦。诸苦所因,贪欲为本。

五蕴,即色受想行识。眼所见者为色,如人、我、世间万物、山川、草木、河流等。五蕴皆空,先说色空,万物的生灭成坏,土木铁石无常住之物,人的新陈代谢,生老病死,无不死之人,科学这样讲,哲学这样讲,佛法这样讲。

人的思想,前后相继,连续不断的变化,随着社会环境(贫富仇怨,利益冲突),自然环境(寒暑风雨,沧海桑田),及身体状况,每年有不同的欲望,数不尽的欲望,不是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接下来思虑忧愁,心识没有一定,不知不觉人已老,被忽略,苦痛来不及倾诉就已遗憾地死去。相信很多人是这样的。百年之后,不会有几个人想起我们的名字,儿孙们也在他们的烦恼中忧愁,随我们而来。所以说受想行识不异于空。

命运就是阴差阳错,人算不如天算,好多人,见识过命运被人准确说出的事,但只会说命该如此,没想过为什麽。复杂的万物不是彼此孤立、不相干的,如同做豆腐,将配料用量稍稍改动,豆腐的口感及凝固强度就会不一样,只有若干次的细心实验,才会认识到配料之间的联系是如此微细又必然。你亲身经历的事,讲给人听时,不见得有人相信,很多人亲身经历的事讲给你听时,请认真想一想,若简单对人说不,是很草率的。富贵皆由命。前世各修因。很多人都说鹤顶红有毒,你若不信说我没尝过,若吃到肚里再相信时就太晚了。请不要草率地说无因果。

减少对五欲(财色名食睡)的贪恋,世间人我万物,生灭成坏究竟坚固,没有一分一秒地停留。一切如梦,如幻,如露,如电。社会的大群体,天天有人出生,有人老死。繁华的都市,人们都在后台倍感劳累,品味艰辛,在台上努力展现人生美丽瞬间。追求常乐我净的我们,只看到了衣着时尚的俊男美女,忽略了那许多黄牙残缺,满脸皱纹、老年斑的群体,他们皆是俊男美女所变的。所谓的俊男美女,也只是外表光鲜的一层薄薄的皮,一天不洗满是汗液、油脂,其皮袋之内是诸多不净之物,时刻变异,坏灭。那些引人遐想的香气,也只是香水的味道,与人无关,请不要迷恋他们。
五蕴皆空,乃《心经》所述,事实如此,佛教并非迷信。

诸佛智慧,甚深无量,微细难知,信为能入。愿对充满智慧的佛法多加读诵,思考。

学佛可以改命,转疾病为健康,学佛不一定必须吃素,但尽量不要杀生,学佛会让人更富于爱心,容易感动,浮躁的心变得平静,很少烦恼,平静且快乐。学佛的益处非你我所能尽知。

[整理自网络]

This post has already been read 948 times!

Related posts

RSS 2.0 | leave a response | trackba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