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Read » 蘇秦始将连横说秦

蘇秦始将连横说秦

苏秦始将连横说秦惠王,曰:“大王之国,西有巴蜀汉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东有殽函之固。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奋击百万,沃野千里,蓄积饶多,地势形便,此所谓天府,天下之雄国也。以大王之贤,士民之众,车骑之用,兵法之教,可以并诸侯,吞天下,称帝而治。愿大王少意,臣请奏其效!”秦王闻之:毛羽不丰满者,不可以高飞;文章不成者,不可以诛罚;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政教不顺者,不可以烦大臣。今先生俨然不远千里而庭教之,愿异日。”

苏秦曰:“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昔者神农伐补遂,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尧伐驩兜,舜伐三苗,禹伐共工,汤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纣,齐桓任战而霸天下。由此观之,恶有不战者乎?古者使车毂击驰,言语相结,天下为一。约从连横,兵革不藏,文士并饬,诸侯乱惑,万端俱起,不可胜理!科条既备,民多伪态。书策稠浊,百姓不足。上下相愁,民无所聊。明言章理,兵甲愈起。辩言伟服,战攻不息。繁称文辞,天下不治。舌敝耳聋,不见成功。行义不亲。于是乃废文任武,厚养死士,缀甲厉兵,效胜于战场。夫徒处而致利,安坐而广地,虽古五帝、三王、五霸,明主贤君,常欲坐而致之,其势不能,故以战续之。宽则两军相攻,迫则杖戟相撞,然后可建大功。是故兵胜于外,义强于内,威立于上,民服于下。今欲并天下,凌万乘,诎敌国,制海内,子元元,臣诸侯,非兵不可。今之嗣主,忽于至道,皆惛于教,乱于治,迷于言,惑于语,沉于辩,溺于辞。以此论之,王国不能行也。”

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羸縢履蹻,负书担囊,形容枯槁,面目黧黑,状有愧色。归至家,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苏秦喟然叹曰:“妻不以我为夫,嫂不以我为叔,父母不以我为子,是皆秦之罪也。”乃夜发书,陈箧数十,得太公《阴符》之谋,伏而诵之,简练以为揣摩。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安有说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锦绣,取卿相之尊者乎?”期年,揣摩成,曰:“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矣。”

于是乃摩燕乌集阙,见说赵王于华屋之下,抵掌而谈。赵王大说,封为武安君,受相印。革车百乘,锦绣千纯,白璧百双,黄金万镒,以随其后。约从散横,以抑强秦。故苏秦相于赵,而关不通。

当此之时,天下之大,万民之众,王侯之威,谋臣之权,皆欲决于苏秦之策。不费斗粮,未烦一兵,未战一士,未绝一弦,未折一矢,诸侯相亲,贤于兄弟。夫贤人任而天下服,一人用而天下从。”故曰:“式于政,不式于勇;式于廊庙之内,不式于四境之外。”当秦之隆,黄金万镒为用,转毂连骑,炫煌于道,山东之国,从风而服,使赵大重。

且夫苏秦,特穷巷掘门,桑户棬枢之士耳。伏轼撙衔,横历天下,庭说诸侯之主,杜左右之口,天下莫之伉。

将说楚王,路过洛阳。父母闻之,清宫除道,张乐设饮,郊迎三十里;妻侧目而视,侧耳而停;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谢。苏秦曰:“嫂!何前倨而后卑也?”嫂曰:“以季子位尊而多金.”苏秦曰:“嗟乎!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人生世上,势位富厚,盖可以忽乎哉?”

=============

译文

苏秦起初用连横策略游说秦惠王说:“大王您的国家内,西边有巴、蜀、汉中的丰富资源,北部有胡地貉、代地马的珍贵物品,南方有巫山、黔中的险阻,东方有崤山、函谷关的坚固。土地肥美,人民富裕,战车有万辆,勇士有百万,肥沃的土地有千里之广,国家府库充实,地势险要、便于防守,这就好比上天所赐的宝库,是天下的富饶之地。凭借大王的贤能,人口的众多,操练军队,研习兵法,可以兼并诸侯,一统天下。希望(恳请)大王稍稍注意以上优势,请允许我陈述地利兵强的功效。”

秦惠王说:“我听说过,毛羽没有长成的鸟儿,不能飞到高处;法令没有健全的国家,不能实施惩罚;道德不崇高的君主,不能役使百姓;政治和教化不能顺应民心的国君,不能控御大臣。今天先生不辞辛劳,亲自登庭,认真(庄重)赐教,我希望改日再恭听赐教。”

苏秦说:“臣下早就预料大王您不相信我。从前神农氏讨伐补遂,黄帝进攻涿鹿擒获蚩尤,尧放逐驩兜,舜迁徙三苗,禹攻打共工,商汤攻夏桀,文王攻崇侯虎,武王攻商纣,齐桓公靠征战四方而称霸天下。这样看来,哪里有不打仗而统一天下呢?从前各国武力相向,订立盟约,天下于是统一;各种谋略层出不穷,不放弃武力;士纷纷巧言善辩,诸侯无所适从;局面复杂混乱;虽然具备法令条文,但百姓邪恶狡诈;文书繁杂,民间疲于应对;国君和百姓都忧心忡忡,民生艰难;依靠法令条文,却无法停止战乱;求诸外交盟约,依然争斗不休;凭借教化王道,仍旧天下大乱;哪怕费尽口舌,也不能奏效;推行诚信道义,天下依然不太平。于是,放弃文治,斥诸武力,优待军队,整顿武备,在战场上决一胜负。 如果想无为而得利,无所事事就能拓广土地,即使五帝、三王、五伯这样的贤能君主也办不到,只好借助战争手段实现。远处两军互相进攻,近处双方展开肉搏,结果就能得到巨大收益。所以军事上的胜利可以巩固对内统治;国君通过胜利的战争可以树立无上的权威,百姓乖乖臣服。现在打算统一天下(做天下共主),让敌国俯首,让海内归附,使诸侯庶民称臣,非得依靠军事力量不可!现在的君主,没有重视最好的学说(自己的主张),不明白教化和治理,被文士的言语巧辩所迷惑。这样看来,大王您不能推行我的主张。”

苏秦连向秦惠王上了十封奏书,秦惠王仍然不为所动。苏秦的财宝礼物消耗一空,被迫离开秦国。(见诸侯的耗费很大,因为自己的行头、食宿、打点的费用都要花钱)苏秦缠裹藤索绑腿,脚穿草鞋,担着书本和行李,身形瘦弱,脸色黝黑,面带愧色回到家中。妻子见了苏秦,不再纺织;嫂子见了苏秦,不给他东西吃;父母见了他也不说话。(耗费了大量钱财,空手而归,故感到失望)苏秦叹息说:“妻子不把我当丈夫看;嫂子不把我当叔叔看,父母也不把我当儿子看,这都是因为秦惠王不接纳我的缘故。”于是夜里打开几十个书箱,找到《太公阴符》的书。从此,认真阅读,精选熟记,探求书中本意。当读书昏昏欲睡的时候,苏秦就用锥子刺自己的大腿,血流到了脚上。苏秦自我激励说:“怎么会有游说诸侯,而不能得到诸侯的金银珍宝,得到高官厚爵呢?!”一年后,苏秦学成,说:“这真的可以去游说君主们了。”

于是来到燕国的乌集阙,在华丽高大的宫室里拜见并游说赵肃侯,二人交谈得非常投机。赵肃侯非常高兴,将苏秦封为武安君,拜为相;又赐给他百辆兵车,千匹锦绣,百双白璧,万镒黄金。这些物资都作为苏秦发展合纵、分解连横的经费,借此来削弱秦国。

所以,苏秦做赵相,秦国军队不敢出函谷关。当时,天下的黎民苍生、诸侯君王、谋臣策士,都要取决于苏秦的策略。不耗费粮食,不损耗人力,不参加战争,诸侯们团结和睦,胜过亲兄弟。真是贤人出现,天下归顺;贤人当政,天下追随。所以说:依靠教化,而不是依靠武力;依靠朝廷,而不是依靠外国。苏秦隆盛的时候,万镒黄金随意挥洒,大队车马荣耀而过,崤山以东的诸侯国像草随风倒那样服从,使赵肃侯在诸侯中大受尊重。何况苏秦只是穷街僻巷出身的读书人,能乘车骑马,显赫一时,游走天下,登廷说服诸侯,驳倒诸侯身旁的谋士,没有谁能与他分庭抗礼。
苏秦打算出使楚国,劝说楚威王参加合纵抗秦,途中路过洛阳,回家停留,父母听说苏秦回家,清扫住宅和道路,演奏音乐,准备酒席,在三十里外迎接。妻子不敢正眼看他,小心翼翼地伺候;嫂子像蛇一样爬行在地上,拜倒在地,跪求原谅自己的怠慢。苏秦说:“嫂嫂为什么先前倨傲,后来谦卑呢?”苏秦的嫂子回答说:“因为您现在地位尊贵而富有。”苏秦说:“真是啊!我贫困潦倒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我,一旦我富贵起来,亲戚就心怀敬畏。人生在世,权势地位和财富权力,怎么可以轻视呢?”

This post has already been read 967 times!

Related posts

RSS 2.0 | leave a response | trackback

发表评论